男儿当如长孙晟:李世民岳父对突厥的肢解,是以夷制夷的最高境界

编辑:中国女性网2020-10-15 08:41:59 关键字:唐太宗,长孙晟,北周,北魏,隋朝,隋文帝,北齐,周宣帝,汉朝,冒顿,长孙无忌,魏孝文帝,刘邦,匈奴,土门,隋炀帝,佗钵可汗,黄道周,宇文泰,西汉,五胡十六国,西

古代哪位帝王对北方游牧民族的打击最酣畅淋漓?必定是唐太宗李世民。

他上任仅三年后,就将曾经兵临长安城下的东突厥一举铲除;一战灭国,创造了中原王朝对阵草原政权的最辉煌战绩。“天可汗”,实至名归。

但这里有两个疑问:

为什么是“东”突厥?其他部分的突厥是啥情况?

为什么东突厥被打了一次后,就突然消停了?要知道汉代可是历经近百年,才将匈奴降服。

答案其实在之前的隋朝那里:

曾经一体的突厥汗国,被隋王朝整成了相对独立的一西一东;

其中的东突厥,正是隋王朝一手扶植起来的小弟(或者说傀儡);东突厥可汗,跪称隋文帝杨坚为“圣人可汗”。

男儿当如长孙晟:李世民岳父对突厥的肢解,是以夷制夷的最高境界

看官别误会,笔者这么说,并不是要否定、抹杀唐王朝、唐太宗的功劳,毕竟隋末的东突厥,曾一度成了影响中原各股势力的幕后黑手;即使李氏家族太原起兵,也要仰仗突厥人的提携。

笔者只是想就事论事:与西汉初年刘邦面对的冒顿可汗相比,初唐面临的东突厥,精气神已经被削弱过一轮,不能代表突厥这一群体的最强形态;将巅峰突厥汗国拉低一个级别的,是很多人不怎么在意的隋王朝

唐太宗之所以能一战灭敌国,既有唐王朝君明臣贤、唐军实力处于巅峰期的主观原因,也有敌人早已被打残过一次、“弱势心理”挥之不去的客观因素。

不过,当初隋王朝能够顺利摆平突厥人,其实与李世民也有关联:隋文帝修理突厥的核心智囊与操盘手,正是李世民的岳父、长孙无忌的父亲——长孙晟。

笔者并不是信口开河。

男儿当如长孙晟:李世民岳父对突厥的肢解,是以夷制夷的最高境界

“江湖”上对长孙晟的评价

那时的突厥贵族,曾这样描绘他们对长孙晟的恐惧:“突厥之内,大畏长孙总管,闻其弓声,谓为霹雳,见其走马,称为闪电”;

而隋王朝内部,那位仗着自己的傲世才华睥睨万物的杨广,也毫不吝啬的对长孙晟赞不绝口:“将军震怒,威行域外,遂与雷霆为比,一何壮哉!”

公元615年,东突厥突然背叛,杨广被围困在雁门之际,不禁怀念早已去世的长孙晟:"向使长孙晟在,不令匈奴至此!"(他所说的匈奴即突厥)

明末的抗清名臣、民族英雄黄道周,痛心疾首于山河破碎的惨状,曾希冀出现长孙晟似的英雄来力挽狂澜:“若使长在,许谁咆哮”。

在名臣济济、名将辈出的隋王朝,长孙晟堪称奇迹般的存在。

男儿当如长孙晟:李世民岳父对突厥的肢解,是以夷制夷的最高境界

文武全才的贵族少年

长孙晟,鲜卑族,生于洛阳,出自北朝勋贵世家。曾祖父长孙稚曾跟随北魏孝文帝元宏(拓跋宏)南征,爵位累至上党王。北魏末年,长孙家族跟随孝武帝投奔宇文泰,成了西魏/北周/隋朝的望族,代代涌现出类拔萃的英才,长孙绍远、长孙览、长孙炽,无不名震一时。

长孙晟自幼机灵聪慧,博闻强识、涉猎甚广;个人武力也相当了得,身手极为矫健,远远异于常人,尤其擅长骑射,可谓文武全才。

当时的北周贵族向来尚武,勋贵子弟时常切磋武艺。但圈子里每次比试骑射,长孙晟总能毫无例外的拔得头筹。

长孙晟18岁时,担任了司卫上士(禁军的官员)。由于过于年轻,很多人对其不以为然,只有当时还是随国公杨坚慧眼识才,对他一见称奇,甚至毫无掩饰的大赞他“武艺逸群,又多奇略”,日后必定会成为一代名将。

不过日后的长孙晟,可不是名将这么简单。其人生之所以得以改变,源于首次突厥之旅。我们先了解下当时突厥的大致情况。

男儿当如长孙晟:李世民岳父对突厥的肢解,是以夷制夷的最高境界

完整形态的突厥有多霸气?

突厥的祖先,据称是平凉地区的杂胡,姓阿史那,五胡十六国时期活跃于北凉。北凉被北魏灭亡后,阿史那氏往西逃往金山;金山远看极像头盔,而头盔在阿史那氏的语言中发音为"突厥",从此他们自称突厥人。

那时,草原的统治者是柔然,突厥人为了生存,不得不世代给柔然人当“锻奴”,也就是铁匠。

北魏分裂后,柔然日渐式微,突厥则逐渐强盛。公元552年,突厥向柔然人发动了奇袭,柔然可汗自杀、部族四分五裂。突厥首领土门则自称伊利可汗,突厥汗国正式建立。

经过近30年的扩张,到了木汗可汗时期,“北方戎狄悉归之,抗衡中夏”;佗钵可汗时,突厥的疆域西起里海、东至辽海、北至贝加尔湖、南与中原相接,拥有骑射将士数十万

男儿当如长孙晟:李世民岳父对突厥的肢解,是以夷制夷的最高境界

而突厥人之所以能迅速扩张,中原三足鼎立的格局帮了大忙。北齐、北周甚至不得不“争结姻好,倾府藏以事之”,砸银子、送姑娘,生怕招惹了突厥这位大爷、陷入以一敌二的困境;这也让佗钵相当飘飘然:"我在南两儿常孝顺,何患贫也!”我在南边的俩儿子如此孝顺,想变穷都难呐

公元577年,北周吞并北齐,周高祖宇文邕曾计划一鼓作气、亲率五路大军讨伐突厥。不幸的是,第二年他病重去世。继位的周宣帝宇文赟是个出名的荒唐皇帝,并没有他父亲那样的雄才伟略。此时的突厥前来求亲,宇文赟求之不得,安排堂妹千金公主远嫁。

公元580年,突厥派人前往北周迎亲。双方向来喜欢暗中较劲,北周为了体现天朝的强盛武功,刻意挑选了骁勇之士冒充使者,护送公主出嫁,武艺高强的长孙晟就在其中。

长孙晟此行非同小可,不仅诞生了“一箭双雕”这个成语,而且还由此开启了自己的开挂人生

男儿当如长孙晟:李世民岳父对突厥的肢解,是以夷制夷的最高境界

一箭双雕、名动草原的偶像

在长孙晟之前,曾有十多位北周使者先后来到沙钵略可汗(名摄图,下文对各位可汗均称呼名字)面前。但在这位骁勇雄健的汉子眼里,这些中原使者都太弱鸡,自己从没摆出过什么好脸色;

但见到长孙晟后,二人略一交谈,像当初杨坚那样,摄图瞬间对其“一见倾心”,当即就把他留下来。接下来的日子里,两人时不时四处游猎,一路谈笑风生、指点江山。

一天,二人在打猎途中,远远地看到空中有两只大雕扑腾着抢夺一块肥肉。摄图听闻长孙晟善射,此时正想验验成色,于是他抽出两只箭:“麻烦你帮我把这两只雕射下来吧。”

目标是两只雄劲矫健的大雕,却只给两只箭,摄图这摆明了是要将当众将长孙晟的军。长孙晟一声允诺,拉弓搭箭跃马而出。两雕打斗、身躯重合的电光火石之间,他抬手一箭射出,二雕贯成串应声而落!

现场的众人目瞪口呆,随后爆发出雷鸣般的欢呼声。突厥人向来崇拜勇士,何况对方是在草原民族祖传的骑射领域碾压了自己(就好比一个中国人跑去巴西,展示了让巴西人望尘莫及的球技)。长孙晟由此一箭而红,成了突厥人心目中的偶像、明星。

摄图更是喜不自胜,他命令突厥贵族子弟都要主动结交长孙大人,并且要好好拍马屁、讨欢心,指望着他心情愉悦了,出手指点指点箭术。

而长孙晟也是来者不拒,谈吐不凡、思维敏捷、出手大度、身手了得而又和颜悦色的他,迅速的征服了一众贵族子弟。但他的目的,可不是交朋友这么简单

男儿当如长孙晟:李世民岳父对突厥的肢解,是以夷制夷的最高境界

知己知彼,长孙晟成为“突厥通”

这段时间的突厥,实力正处于新的巅峰期。但这也会带来烦恼:队伍过于庞大,但由于缺乏中原那样系统的集权制度,逐渐变得不怎么好带了。

上文戏称中原为儿子的佗钵可汗,是前任木杆可汗的弟弟。他死前,特意向儿子庵逻交代,要将可汗之位传给哥哥的儿子大逻便;

但大逻便的母亲出身太差,难以服众,在佗钵长子摄图的胁迫下,庵逻继承了汗位;

大逻便不依不饶,庵逻无奈,干脆把宝座让给了大哥摄图;

摄图即沙钵略可汗,他投桃报李,把弟弟庵逻立为第二可汗;

为了安抚、统御大逻便一支,摄图将其立为阿波可汗;

摄图的叔父玷厥也被立为可汗,被称达头可汗,居于西边。

男儿当如长孙晟:李世民岳父对突厥的肢解,是以夷制夷的最高境界

当然了,当之无愧的大佬还是摄图,“沙钵略勇而得众,北方皆畏附之”,其他人都是小可汗。庞大的阿史那家族,团结在他的麾下,划片管理着北方辽阔的草原。他们一起勒索、结伴出击,横行无忌。

咱们对照史书,自然能对突厥的派系如数家珍;在当时,一般人想要搞清楚突厥内部的门道派系,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不过对于突厥人的集体偶像长孙晟而言,这并非难事。

摄图有个弟弟名为处罗侯,为人骁勇、深得民心,向来被摄图忌惮。此时他见识到了长孙晟的神武聪慧,下定决心要结交这位来自中原王朝的英雄。于是他借着摄图发令的机会,主动与长孙晟推心置腹,甚至私下结成了兄弟之交。

而长孙晟也顺水推舟,借着跟处罗侯以及其他贵族四处游猎的机会,暗暗观察突厥境内的山川地形、各部族的强弱情况,以惊人的记忆力,悉数牢记于心。

男儿当如长孙晟:李世民岳父对突厥的肢解,是以夷制夷的最高境界

分裂、离间,长孙晟的“阴谋”正式祭出

长孙晟在突厥待了一年才返回北周,此时周宣帝已死,杨坚以相国的身份掌握了大权。当然了,这对长孙晟个人来说反而是好事,他将在突厥境内的所见所闻等相关情报,一五一十做了汇报。杨坚大喜,将其升为奉车都尉。

不久后,杨坚篡周建隋,对待突厥就不像前朝那么殷勤。前后落差的刺激,加上千金公主的鼓动,突厥人开始屡屡南下。同时,西边的吐谷浑、南边的陈朝都是隋王朝现实的敌人,三面受敌的杨坚一时间举棋不定。

对这一局面,长孙晟早已成竹在胸。公元581年底,他上书一封,向杨坚提出了自己应对突厥人的一揽子计划,概而言之就是十个字:

远交而近攻、离强而合弱。

当前的具体思路是:挑动兵强马壮、身为摄图长辈的玷厥;拉拢首鼠两端、心怀不忿的大逻便;串通、扶植“奸多势弱”、对现状极为不满的处罗侯。

男儿当如长孙晟:李世民岳父对突厥的肢解,是以夷制夷的最高境界

杨坚见到奏章,几乎两眼放光,立即召来长孙晟。长孙晟“口述形势,手画山川,写其虚实,皆如指掌”,杨坚叹服不已,当即拍板,全盘按照长孙晟的战略应对突厥。

不久,隋朝使者沿河西伊吾道前去联络玷厥,并赐以狼头旗;每次突厥各部使者来到中原,隋朝廷刻意将本应居于下位的玷厥使者安排在摄图使者之上。

另一方面,长孙晟亲自走东线,重金收买奚、契丹、霫等部落,由他们带路潜行到处罗侯的地盘。面对偶像长孙晟的一番分析,处罗侯铁了心要当隋王朝的跟班(以突厥的角度,可以视为内奸)。

这两招祭出,突厥内部果然开始互相猜忌,再也不是铁板一块。

男儿当如长孙晟:李世民岳父对突厥的肢解,是以夷制夷的最高境界

好好的突厥,被挑拨成了东西两派

公元582年,突厥多次纵兵南下,双方互有胜负。12月,隋朝东西两线悉数落败,突厥铁骑肆虐而入,河西几大重镇几乎鸡犬不留。

摄图计划乘胜南下,但玷厥顾及隋王朝的优待,不愿意彻底撕破脸,决定自行撤兵。同时,长孙晟指示自己在突厥内的另一名迷弟——摄图的儿子染干(也有史料称,染干是处罗侯之子),如此散布谣言:“不好了,铁勒人想要趁机造反,准备袭击大汗的牙帐!”(被突厥并入的另一游牧民族)摄图只好打消了南下计划,返回草原。

下一年,突厥再度来袭,杨坚安排了八路大军迎击。朔州道总管李充在白道(河套地区东北)击败摄图,对方粮草不足,加上瘟疫爆发,死者众多。

同年5月,秦州总管窦荣定率军三万出凉州,多次击败大逻便。长孙晟也作为副将出行,他抓住机会,派人给大逻便带话:“摄图亲自领军前来,总能获胜,而轮到你却输的这么狼狈。他一定抓住机会削弱你,我估计你的小可汗之位早晚不保。”

男儿当如长孙晟:李世民岳父对突厥的肢解,是以夷制夷的最高境界

大逻便一寻思,确实是这么回事,赶紧派使者寻求指点。长孙晟趁热打铁、进一步忽悠:“你们的叔叔玷厥目前已经跟咱们联合了,摄图对此毫无办法。为今之计,你不如与玷厥联盟,同时也派人向我朝天子称臣,如此定能高枕无忧。”大逻便欣然奉命,随即派使者入长安面圣。

而此时的摄图刚从白道败退而回,探得此事后,气不打一处来,亲自率军北上,将大逻便的牙帐(也就是基地,处于北面)来了个一锅端,大逻便的母亲当场被杀。

回师途中的大逻便得知老巢没了,只好往西投奔玷厥。玷厥早已对摄图的霸道愤愤不平,此时更是大怒,决定全力支持大逻便反击。双方于是大打出手,不久后大逻便就收复了被摄图占据的地盘。此外,大逻便的弟弟、另一位小可汗贪汗也被摄图驱赶,同样投奔了玷厥;摄图与另一个弟弟地勤察闹翻后,后者转投了大逻便。

这么一来,原本一体的突厥顿时乱成了一锅粥,已经分成了东西两派,双方连年交战,并且争先恐后争取隋朝的支援。隋王朝要的就是这个局面,从中煽风点火、不亦乐乎。

男儿当如长孙晟:李世民岳父对突厥的肢解,是以夷制夷的最高境界

曾经的老大摄图,沦落成了隋朝的跟班

公元584年,内外交困的摄图表示希望与隋朝和亲,宇文氏千金公主甚至声称,自己愿意改姓杨(这几乎是“认贼作父”)。

此时的摄图,在玷厥、大逻便的夹击下已成了最弱势的一方,根据长孙晟“离强而合弱”的思路,杨坚接受了摄图的归顺,他顺势册命千金公主为大义公主,长孙晟作为副使北上,再度见到了摄图。

双方会面后,摄图拉不下大国可汗的面子,不愿意跪受杨坚赐予的玺书。反应神速的长孙晟见状,给了“老友”一个台阶:“如今你是大隋皇帝的女婿,按照中原的规矩,女婿跪拜岳父天经地义。”摄图苦笑,顺势下拜。没过一会,他羞愧难当、悲从心来,与群臣抱头痛哭。

几家欢笑几家愁,另一边,当初被摄图欺辱的大逻便此时已今非昔比,他“东距都斤,西越金山,龟兹、铁勒、伊吾及西域诸胡悉附之”,自称西突厥,有事没事就找摄图的麻烦。

公元585年,摄图的处境越发艰难,向隋朝请求将部落迁徙至漠南。杨坚乐见状,不仅欣然同意,还派晋王杨广前去提供物资、兵力的支援(其实是要让对方在北边替自己挡箭)。摄图信心大振,率兵主动西破大逻便。(可视为献给隋朝的投名状)

至此,曾经是突厥汗国总可汗的摄图,已经彻底沦为了隋王朝的傀儡;可悲的是,他还要对一手造成这一局面的隋王朝感恩戴德......

男儿当如长孙晟:李世民岳父对突厥的肢解,是以夷制夷的最高境界

公元587年,摄图病死,临终前,鉴于儿子雍虞闾懦弱,无法率领部族在夹缝中生存,下令立弟弟处罗侯为可汗(也就是当初投靠长孙晟的那位),人称莫何可汗。

处罗侯其人,很符合长孙晟当初的判断,为人勇而有谋,上任没多久,就带着隋王朝赐给的旗子、大鼓,声势浩大的进攻西突厥。大逻便的部众以为对方与隋军联手来攻,大多望风而降。最终大逻便被生擒,对于如何对他进行处置,处罗侯派人请示杨坚。

当时,隋朝廷众臣大多主张将大逻便斩首示众,杨坚举棋不定,询问长孙晟的意见。

长孙晟说:“如今是突厥内部互相残杀,我们如明确表态,等于是公开支持一方,不如宽赦大逻便,使东西并存,以为制衡。”于是大逻便被饶了一命,其后西突厥立达头可汗后裔为泥利可汗。

公元588年,处罗侯在战场上身中流矢而死,摄图的儿子雍虞闾被立为都蓝可汗。其后,长孙晟的小迷弟染干也被立为突利可汗,安置在北面。

这些年,北方暂时回归安宁,隋王朝暂时调转精力对付南陈,并在公元589年挥师南下,一举结束了近300年的南北分裂局面。此后杨坚致力于恢复生产、整顿制度,隋王朝国力蒸蒸日上。

但不久后,北方草原干戈再起;而出面解决问题的,还是长孙晟。

男儿当如长孙晟:李世民岳父对突厥的肢解,是以夷制夷的最高境界

跟班翅膀硬了?那就再来个二次分裂

隋灭陈后,杨坚把陈叔宝的屏风赐给了大义公主。他本是好意,但后者却睹物生情,想起自己家的天下也是被杨坚夺去,不禁自怨自艾,甚至在屏风上写诗,悼念陈朝的灭亡。杨坚得知后很不高兴,对她赏赐渐少。同时,一位名叫杨钦的隋人流落到突厥,声称隋朝内部将会发生动乱,以此劝说大义公主鼓动雍虞闾发兵扰边。

野心勃勃的雍虞闾信以为真,开始纵容部下袭扰大隋。公元593年,杨坚让长孙晟再次前往突厥,一查究竟。

凭借自己对突厥的了解以及强大的人脉,长孙晟很快搞清楚了状况,他设计抓获杨钦,揭发了其与大义公主的私情。雍虞闾羞愧难当,杀掉大义公主,并请求隋王朝下嫁一位公主与其通婚。

但长孙晟有话说。他认为,雍虞闾反覆无信,若许配公主,必定会让他如虎添翼,日后更加难以控制;不如故技重施,扶持兵少力弱的染干,与其通婚,并支持其南迁以牵制雍虞闾。

男儿当如长孙晟:李世民岳父对突厥的肢解,是以夷制夷的最高境界

公元597年,隋朝正式将安义公主许配给染干,协助其南迁,并且刻意给予他凌驾于都蓝之上的待遇。后者果然怒不可遏,彻底断绝朝贡、派兵扰边。但染干每次都将情报及时汇报给隋王朝,雍虞闾屡屡师出无功。

公元599年,长孙晟接到染干的情报:雍虞闾大张旗鼓做准备,计划袭击大同城。隋军严阵以待,雍虞闾得知,与玷厥结盟后,合伙突袭染干。

在长城外的广阔草原上,突厥人展开了血腥的内战。势单力薄的染干大败,兄弟子侄悉数被杀、部落离散。但长孙晟并不着急:如此境地的染干,正是自己需要的。他连夜带着染干,连吓带骗把对方忽悠进了长城。

入城后,长孙晟迅速把随行的数百突厥人交给部将统领,自己则带着染干马不停蹄直奔长安。

长孙晟这是打的什么算盘?隋朝需要的,是一位足够弱的突厥贵族,这样更便于隋王朝的肆意掌控;而染干一旦进入长安面圣,他的傀儡身份就板上钉钉了。

见到染干后,杨坚大喜,对长孙晟的神应变赞不绝口,封其为左勋卫骠骑将军,全权负责突厥事务。

男儿当如长孙晟:李世民岳父对突厥的肢解,是以夷制夷的最高境界

新的傀儡——启民可汗

10月,杨坚封染干为启民可汗,并派长孙晟率5万人在朔州修筑大利城,以安顿染干的上万部众。从此,这股突厥部落就处于隋王朝的保护之下,作为牵制、消耗整个草原的战略支撑点

年底,雍虞闾被部下弑杀,玷厥乘机吞并其部众。在长孙晟的安排下,染干部下分头北上,趁乱大肆招揽旧部。

公元600年4月,玷厥大举南下,意图一举灭掉染干。长孙晟统御着突厥人,以秦州行军总管的身份陪同晋王杨广迎击。

两军相持之际,长孙晟向杨广进言:“突厥人向来就地取泉水而饮,咱们可以下毒。”于是分派人手前往各水源处投毒,大量突厥人马突然暴毙,玷厥惊恐而退,一败千里。

此战后,启民可汗染干向杨坚上表称:

大隋圣人可汗怜养百姓,如天无不覆,地无不载。染干如枯木更叶,枯骨更肉,千世万世,常为大隋典羊马也。

公元601年,杨素、长孙晟携染干北伐;两年后,玷厥势力灰飞烟灭,在长孙晟的护送下,染干北归、重振家业。

从此,直到杨广在位时的公元615年,染干统帅下的东突厥一直是隋王朝的忠诚附属国,远处的西突厥则构不成直接威胁。历代以来被中原政权视为洪水猛兽的北方游牧民族,被隋王朝轻松降服。

男儿当如长孙晟:李世民岳父对突厥的肢解,是以夷制夷的最高境界

公元609年,长孙晟阖然离世,时年58岁。6年后,面对东突厥的再度反叛,杨广叹道叹曰:"向使长孙晟在,不令匈奴至此!"

长孙晟应对突厥的案例,被后世视为“以夷攻夷”的典范与模板。“远交而近攻、离强而合弱”,说来容易实践难,但长孙晟凭借自己对突厥的全面了解、对人心的精准把握,寥寥数语,就为大隋王朝拟定了分解击溃强大突厥的路线图,“依策施行,无不获效”。

单从个人特点来看,长孙晟心机缜密、谋略毒辣、反应神速、手段阴狠、无所不用其极,貌似绝非善类;但难得的是,他的这些才华,悉数用来保护中原王朝,而非耗在内部的权力争夺上。这样的狠人,多多益善。

贞观年间,长孙晟被自己的女婿、唐太宗李世民追赠为司空、上柱国、齐国公;谥号“献”,以肯定他将自己一生奉献给平定突厥事业的伟大功绩。

参考资料:《隋书》《资治通鉴》

相关文章
同样是中央集权,明清的藩王制度,哪一个更优秀?

同样是中央集权,明清的藩王制度,哪一个更优秀?

清初统治者情商高,分清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在关外时,有林丹汗和明两股敌人,当时林丹汗是归顺明朝的,当时清军也叫后金军灭林[详情]

张良火烧栈道的提议,到底是对是错?

张良火烧栈道的提议,到底是对是错?

秦朝末年,由于秦二世荒诞无道,再加上秦律苛刻令百姓无法忍受,天下爆发了轰轰烈烈的农民起义,楚人陈胜吴广率先揭竿为旗,斩木[详情]

拉达克,改变中国的边疆 | 地球知识局

拉达克,改变中国的边疆 | 地球知识局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地球知识局——拉达克,改变中国的边疆NO.1622-远方的拉达克作者:斯文的樊学长 制图:孙绿 [详情]

以文御武,明末袁崇焕阵斩毛文龙,是非功过留予后人评

以文御武,明末袁崇焕阵斩毛文龙,是非功过留予后人评

公元1449年,明英宗御驾亲征瓦剌,大军失策,酿成了震惊天下的“土木堡之变”。这一场战役,直接将大明朝前几代积累下来的京营[详情]

匈奴为何要俘虏汉朝男子,强迫他们与匈奴女子通婚?

匈奴为何要俘虏汉朝男子,强迫他们与匈奴女子通婚?

在中国古代历史长河中,中原王朝守卫家园不断抵抗外族入侵,但是仍有连续不断的矛盾。因为不断有战争发生,所以也产生了大量[详情]

contact us

Copyright     201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