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首战告捷 毛主席给彭德怀下任务:歼灭美军两到三个师!

  • A+
所属分类:军事历史

麦克阿瑟有一个很得意的想法,就是利用他的部队机动的现代化,先期到达肃川、顺川一带山区,把朝鲜从平壤一路北撤的以金日成为首的朝鲜政府官员和人民军高级将领包围,然后一举围歼。这个想法很诱惑他的神经系统。

志愿军首战告捷 毛主席给彭德怀下任务:歼灭美军两到三个师!

彭德怀(左)与毛泽东

1950年10月20日,他乘“巴丹”号专机飞往朝北山区,在空中指挥187空降团把千余人降在了平壤以北的肃川、顺川一带;他同时命令南朝鲜第6师、第7师、第8师从陆路向鸭绿江急进,与187空降团夹击金日成!

夜晚,118师进入北镇地区,118师师指挥部来到两水洞以北483高地在山脚下的大树下停下来,指挥车停在树下,电台车开下公路隐蔽在公路的涵洞里。温井方向熊熊燃烧的火光闪烁染红了天空。

邓师长和张政委几个师的领导在不住地向南瞭望着,显然敌军已经到了温井。然后,邓师长拿望远镜观察地形,温井至北镇是一条长长的低谷洼地,是平壤北上通鸭绿江南岸楚山的必经之路。两水洞与丰下洞之间的谷地两侧是高低起伏的冈峦,宽不到一公里,由温井至楚山的公路贯穿其间,公路南侧是九龙江,北侧是山峦,紧靠着公路。山地上松树林子密布。邓师长观察了一阵,突然一拍大腿,说,好!就这儿了!政委和副师长们都说这地方太好了!他妈的,好像是专门给咱们准备的!

平型关成就了115师,两水洞成就了118师!

师部几个领导简单商量后,邓岳命令354团(团长禇传禹、政委陈耶、参谋长刘玉珠)迅速占领丰下洞、富兴洞山地的有利地形,准备一个口袋!

10月25日零时,雨雪交加中,354团指战员带着后勤准备的炒面进入阵地,2营在温井以北4公里的公路两侧高地的雪地潜伏下来;3营在富兴洞以北占领高地控制公路要隘,朦朦胧胧中,山下的公路像一条大白蟒蜿蜒向北。1营在长洞隐蔽待命为预备队;团指挥所设在长洞,准备指挥部队伏击通过谷地的敌人。

刚刚进入初冬,淅淅沥沥的冰雨卷着雪花,山野霜白一片。九龙江江水湍急清澈,穿行在北镇、温井、云井之间。早晨大雾迷蒙,在对面不见人影,美军飞机不敢起飞。也就是在同一时间,南朝鲜第6师2团团长咸炳善一路北来,如入无人之境,十分骄狂,想立头功,命令他的部队向北镇狂奔!

25日凌晨2时多,志司作战室的气氛紧张起来了。解方把邓华、朴一禹、洪学智、韩先楚都叫到了司令部作战值班室。他没有叫彭总,彭总自己进来了。他睡不着,进来就一直在看地图。大家一块守在电话旁,等待前线进一步的消息。作战室内人头攒动。彭总等几个领导就伪军的进攻样式议论着。

敌人以坦克汽车组成一个个支队,撒开向中朝边境乱窜。不久,电话响了起来。解方参谋长拿起话机,是118师邓岳师长打来的。“我是118,我是118,”邓岳师长向志愿军司令都报告:“敌人进入了我师口袋,敌人进入我师口袋。”解方回头报告彭总。

彭总一听很高兴,说:“告诉邓岳,狠狠地打!”彭总的声音很高,说,“千万不能让敌人跑掉!”解方告诉邓岳:“彭总命令你们坚决歼灭进入口袋的敌人!要随时报告情况!”

这时,南韩第6师2团2营的尖刀班两辆中型卡车在前面开路,然后是满载士兵轰然北进的7辆10轮大卡车,大卡车后面是两路松松散散的步兵纵队,步兵后面是20多辆汽车,榴弹炮车,轰轰隆隆,声势浩大。士兵们在车上吃苹果、嚼水果糖,有说有笑,旅游一般。一个团的队伍有摩托化行军,有步行,越走越长,前后拉开了10多公里。

354团团长禇传禹接到邓师长坚决歼灭敌人的命令,他把师长的命令传到各营。2营部队埋伏在高地上,看着敌军逐渐进到伏击圈,指战员们心里着急,怕敌人跑出去了。2营请示开火。团指挥所指示2营要把敌军全部放进来再打。结果敌军的尖兵班汽车开出了预设的口袋,进到了师指挥所山脚下,乱开枪,把师部指挥所的吉普车挡风玻璃击碎。

隐蔽在附近的师侦察连发现敌人窜到了师指挥所来了,立即用迫击炮和轻机枪开火,一阵战斗,将敌人尖兵班全部消灭。

邓师长见火候已到,命令:“打!”354团轻重机枪、迫击炮、手榴弹,突然枪炮齐鸣,铺天盖地,第一刀拦头,第二刀截尾,第三刀斩腰。然后部队如下山猛虎,冲下山头,杀向敌阵,低谷中回荡着“缴枪不杀,优待俘虏”的喊声,可惜南朝鲜官兵不懂汉语,争先恐后往汽车底盘下钻(此后彭总让部队每一个战士都学会用英语或朝鲜语喊“缴枪不杀,优待俘虏”)。

未打烂的汽车掉转车头要逃跑。8连连长立即命令60炮班班长何易清打最前面的第一辆汽车,第一炮未中,立即调整瞄准器密位,连发两炮命中目标,汽车轰然着起大火,瘫在路上,堵住了后面要逃走的车辆。禇传禹团长见敌军车队被堵住,命令1营和3营发起攻击。南韩后续部队见2团加强营被歼灭,立即组织一个连和两个排兵力增援,未奏效,接着又以一个营的兵力采取羊群式反扑。

354团4连8班阵地上的10多名战士只剩下1名伤员下山向营部报告了情况,2营副营长戴成宝立即命令4连连长孙洪铨夺回阵地。这样,敌人的火炮未开架,弹药未启箱,连同随队的美军顾问,全部被击毙或俘虏。

10月25日中午,邓岳向总部作战值班室报告:“我354团在353团的配合下,在丰下洞、两水洞之间伏击了南韩6师2团一个加强营,战斗已经结束,毙敌325名(含1名美军),俘敌161名,包括一名美军。”

彭总听了参谋长的报告,说:“118师打得好!解方,拟一份电报发给毛泽东主席,向他报告我入朝部队首战告捷!”

这时,美军正在平壤举行阅兵式,麦克阿瑟对记者说:“朝鲜战争在感恩节前结束,一切进展顺利!”

敌人以营团为单位各自为战,分头急进。这种情况,完全不像解放战争时围歼国民党军队时那样了。我军应该改变策略。邓、洪、韩、解意见一致,彭总应就战场的具体情况请示毛主席,说明我志愿军一仗聚歼敌人两三个师甚是困难,各军师应捕捉战机,各个歼灭冒进之敌,即分途歼灭敌人的一个团或两个团,数个战斗合歼敌人一两个师,以阻敌乱窜、稳定人心。彭总认为助手们“分途歼敌”的意见符合朝北战场的具体情况。我军应该实事求是,灵活机动,适时改变策略。这是符合毛泽东倡导的积小胜为大胜的一贯思想的。

两水洞战斗结束后,当晚9时,彭总将改变战术的意见报告毛主席,很快收到毛主席的答复。毛主席认为,先歼灭敌人几个团,逐步扩大,歼灭更多敌人,稳定人心,使我军站稳脚跟,这个方针是正确的。他同意前线指挥官们的意见。

收到毛主席的电报,大家心中才算放下一块石头似的,感到轻松了许多。不然,完不成主席交给的歼灭敌人两到三个师的任务呀!

云山东侧有一座高峻的玉女峰,是云山通往温井的天然屏障。志愿军首长在这里也给敌人准备了一标人马——40军120师。10月25日凌晨7时,韩军第1师的先头部队1个营从云山城出动向北冒进。该部队与第6师部队一样,既不搜索也不散开,而是以4路纵队大大咧咧有说有笑前进,后面是坦克和火炮车队。40军120师师长罗春生,遵照军长温玉成的命令,部署360团(团长徐锐)部队在云山城北几个高地已经等待多时。

麦克阿瑟有一个很得意的想法,就是利用他的部队机动的现代化,先期到达肃川、顺川一带山区,把朝鲜从平壤一路北撤的以金日成为首的朝鲜政府官员和人民军高级将领包围,然后一举围歼。这个想法很诱惑他的神经系统。

志愿军首战告捷 毛主席给彭德怀下任务:歼灭美军两到三个师!

彭德怀(左)与毛泽东

1950年10月20日,他乘“巴丹”号专机飞往朝北山区,在空中指挥187空降团把千余人降在了平壤以北的肃川、顺川一带;他同时命令南朝鲜第6师、第7师、第8师从陆路向鸭绿江急进,与187空降团夹击金日成!

夜晚,118师进入北镇地区,118师师指挥部来到两水洞以北483高地在山脚下的大树下停下来,指挥车停在树下,电台车开下公路隐蔽在公路的涵洞里。温井方向熊熊燃烧的火光闪烁染红了天空。

邓师长和张政委几个师的领导在不住地向南瞭望着,显然敌军已经到了温井。然后,邓师长拿望远镜观察地形,温井至北镇是一条长长的低谷洼地,是平壤北上通鸭绿江南岸楚山的必经之路。两水洞与丰下洞之间的谷地两侧是高低起伏的冈峦,宽不到一公里,由温井至楚山的公路贯穿其间,公路南侧是九龙江,北侧是山峦,紧靠着公路。山地上松树林子密布。邓师长观察了一阵,突然一拍大腿,说,好!就这儿了!政委和副师长们都说这地方太好了!他妈的,好像是专门给咱们准备的!

平型关成就了115师,两水洞成就了118师!

师部几个领导简单商量后,邓岳命令354团(团长禇传禹、政委陈耶、参谋长刘玉珠)迅速占领丰下洞、富兴洞山地的有利地形,准备一个口袋!

10月25日零时,雨雪交加中,354团指战员带着后勤准备的炒面进入阵地,2营在温井以北4公里的公路两侧高地的雪地潜伏下来;3营在富兴洞以北占领高地控制公路要隘,朦朦胧胧中,山下的公路像一条大白蟒蜿蜒向北。1营在长洞隐蔽待命为预备队;团指挥所设在长洞,准备指挥部队伏击通过谷地的敌人。

刚刚进入初冬,淅淅沥沥的冰雨卷着雪花,山野霜白一片。九龙江江水湍急清澈,穿行在北镇、温井、云井之间。早晨大雾迷蒙,在对面不见人影,美军飞机不敢起飞。也就是在同一时间,南朝鲜第6师2团团长咸炳善一路北来,如入无人之境,十分骄狂,想立头功,命令他的部队向北镇狂奔!

25日凌晨2时多,志司作战室的气氛紧张起来了。解方把邓华、朴一禹、洪学智、韩先楚都叫到了司令部作战值班室。他没有叫彭总,彭总自己进来了。他睡不着,进来就一直在看地图。大家一块守在电话旁,等待前线进一步的消息。作战室内人头攒动。彭总等几个领导就伪军的进攻样式议论着。

敌人以坦克汽车组成一个个支队,撒开向中朝边境乱窜。不久,电话响了起来。解方参谋长拿起话机,是118师邓岳师长打来的。“我是118,我是118,”邓岳师长向志愿军司令都报告:“敌人进入了我师口袋,敌人进入我师口袋。”解方回头报告彭总。

彭总一听很高兴,说:“告诉邓岳,狠狠地打!”彭总的声音很高,说,“千万不能让敌人跑掉!”解方告诉邓岳:“彭总命令你们坚决歼灭进入口袋的敌人!要随时报告情况!”

这时,南韩第6师2团2营的尖刀班两辆中型卡车在前面开路,然后是满载士兵轰然北进的7辆10轮大卡车,大卡车后面是两路松松散散的步兵纵队,步兵后面是20多辆汽车,榴弹炮车,轰轰隆隆,声势浩大。士兵们在车上吃苹果、嚼水果糖,有说有笑,旅游一般。一个团的队伍有摩托化行军,有步行,越走越长,前后拉开了10多公里。

354团团长禇传禹接到邓师长坚决歼灭敌人的命令,他把师长的命令传到各营。2营部队埋伏在高地上,看着敌军逐渐进到伏击圈,指战员们心里着急,怕敌人跑出去了。2营请示开火。团指挥所指示2营要把敌军全部放进来再打。结果敌军的尖兵班汽车开出了预设的口袋,进到了师指挥所山脚下,乱开枪,把师部指挥所的吉普车挡风玻璃击碎。

隐蔽在附近的师侦察连发现敌人窜到了师指挥所来了,立即用迫击炮和轻机枪开火,一阵战斗,将敌人尖兵班全部消灭。

邓师长见火候已到,命令:“打!”354团轻重机枪、迫击炮、手榴弹,突然枪炮齐鸣,铺天盖地,第一刀拦头,第二刀截尾,第三刀斩腰。然后部队如下山猛虎,冲下山头,杀向敌阵,低谷中回荡着“缴枪不杀,优待俘虏”的喊声,可惜南朝鲜官兵不懂汉语,争先恐后往汽车底盘下钻(此后彭总让部队每一个战士都学会用英语或朝鲜语喊“缴枪不杀,优待俘虏”)。

未打烂的汽车掉转车头要逃跑。8连连长立即命令60炮班班长何易清打最前面的第一辆汽车,第一炮未中,立即调整瞄准器密位,连发两炮命中目标,汽车轰然着起大火,瘫在路上,堵住了后面要逃走的车辆。禇传禹团长见敌军车队被堵住,命令1营和3营发起攻击。南韩后续部队见2团加强营被歼灭,立即组织一个连和两个排兵力增援,未奏效,接着又以一个营的兵力采取羊群式反扑。

354团4连8班阵地上的10多名战士只剩下1名伤员下山向营部报告了情况,2营副营长戴成宝立即命令4连连长孙洪铨夺回阵地。这样,敌人的火炮未开架,弹药未启箱,连同随队的美军顾问,全部被击毙或俘虏。

10月25日中午,邓岳向总部作战值班室报告:“我354团在353团的配合下,在丰下洞、两水洞之间伏击了南韩6师2团一个加强营,战斗已经结束,毙敌325名(含1名美军),俘敌161名,包括一名美军。”

彭总听了参谋长的报告,说:“118师打得好!解方,拟一份电报发给毛泽东主席,向他报告我入朝部队首战告捷!”

这时,美军正在平壤举行阅兵式,麦克阿瑟对记者说:“朝鲜战争在感恩节前结束,一切进展顺利!”

敌人以营团为单位各自为战,分头急进。这种情况,完全不像解放战争时围歼国民党军队时那样了。我军应该改变策略。邓、洪、韩、解意见一致,彭总应就战场的具体情况请示毛主席,说明我志愿军一仗聚歼敌人两三个师甚是困难,各军师应捕捉战机,各个歼灭冒进之敌,即分途歼灭敌人的一个团或两个团,数个战斗合歼敌人一两个师,以阻敌乱窜、稳定人心。彭总认为助手们“分途歼敌”的意见符合朝北战场的具体情况。我军应该实事求是,灵活机动,适时改变策略。这是符合毛泽东倡导的积小胜为大胜的一贯思想的。

两水洞战斗结束后,当晚9时,彭总将改变战术的意见报告毛主席,很快收到毛主席的答复。毛主席认为,先歼灭敌人几个团,逐步扩大,歼灭更多敌人,稳定人心,使我军站稳脚跟,这个方针是正确的。他同意前线指挥官们的意见。

收到毛主席的电报,大家心中才算放下一块石头似的,感到轻松了许多。不然,完不成主席交给的歼灭敌人两到三个师的任务呀!

云山东侧有一座高峻的玉女峰,是云山通往温井的天然屏障。志愿军首长在这里也给敌人准备了一标人马——40军120师。10月25日凌晨7时,韩军第1师的先头部队1个营从云山城出动向北冒进。该部队与第6师部队一样,既不搜索也不散开,而是以4路纵队大大咧咧有说有笑前进,后面是坦克和火炮车队。40军120师师长罗春生,遵照军长温玉成的命令,部署360团(团长徐锐)部队在云山城北几个高地已经等待多时。

拂晓时分,南朝鲜第1师先头部队以坦克为先导沿云山到温井的公路北进,逐渐进入120师的阵地。这时,突然杀声震天,弹如雨下,敌人先头一个步兵排猝不及防,全部被击毙,后续部队知道大事不好,赶紧又缩回云山。

作战值班室,解方用无线电暗语问:120师情况怎么样?120师师长罗春生报告:敌人缩回去了。解方立即向彭总报告:“云山敌人又缩回去了!”

“敌人还会北上的,”彭总忽然声色俱厉地说:“告诉120师严阵以待,绝不能让敌人漏网!”

果然不出所料,很快,敌人组织了两个营的兵力,在10余架飞机和坦克的支援下,有计划地向360团阵地发起冲锋,企图占据有利地形。

在敌人连续发起的5次冲击中,我军伤亡极大。有的连先后有4人代理连长,仍然坚守阵地,寸步不让。一天经受了敌军7次攻击。战士石宝山在20余名敌人冲上山冈时,提起爆炸筒,从战壕里一跃而起,冲入敌群,拉响爆炸筒与敌人同归于尽!

残酷的激战一直坚持到10月27日下午4时,终于将南朝鲜第1师1个营280人消灭。

八二军事

发表评论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